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骞泽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体育
  • 《权游》还剩一集烂尾板上钉钉但到底为什么会

《权游》还剩一集烂尾板上钉钉但到底为什么会

发布:admin05-15分类: 体育

  眼看着《权力的游戏》的颓势走到现在,只剩下一集,终于到了可以发表意见的时候。

  这种失落的声音随着结局的步步逼近而越发高涨的状况,之前其实一直有趋势,刚刚播出的第五集可以说又把观众的失望之情推到了一个新的巅峰,太多意外的突发事件,太多诡异的人物转变,让整个剧集都出现了一个断崖式的口碑低谷。

  《权力的游戏》最有魅力的部分,其实就是写在标题上的,这是一场「权力的游戏」。维斯特洛大陆的基本设定,承接的是托尔金一脉「第二世界」文学理念,开创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进行另一种历史空间的虚构创作。

  但它完全不同于神话叙事,神话是这个世界里存在的一部分,而不是构成它的元素。「第二世界」的开创取决于人类真实的历史故事,如《魔戒》中对二战的隐喻,《权游》的基本背景来自英国历史中著名的玫瑰战争。

  因此在创作时,宏大虚拟构架世界里的人物更具血肉感,他们完全不同于神话叙事体系中演化成的超级英雄角色,可以较为迅速的获得神力,成为救世主式的角色。考验这些人物的是一场权力的游戏,只有通过对游戏规则的认知和运用,才能获得成长,或说实现自己的目的。

  人物在游戏中得到成长,从而呈现出一条变化曲线,这些曲线是这部剧最迷人的地方。《权力的游戏》的角色众多,并且分布在不同的空间,但它可以有条不紊的处理好每个人物的成长曲线。

  这种人物曲线的丰满、相互影响和交织,一直以来都是《权力的游戏》中最为迷人也最受观众喜欢的一部分,但问题在于,当这个盘子铺得越大,最后在收尾的时候也就必然会出现顾此失彼,甚至是全线崩溃的可能。

  于是,到了最后一季,我们也看到了,原本稳固、规律变化的曲线,为了要导向一个收尾的结局,而不得已出现了极大的波动,无论是雪诺对爱情的愚钝,还是龙妈继承血脉的发狂,这些行为都已经超出了个人发展曲线的逻辑。

  更可怕的是人物的曲线发展背离了原本的方向,典型代表就是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他最初是一个很有趣的角色,天生带有一种原罪式的诅咒,不止是侏儒体型,他的出生还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因此这个角色有着异于常人的生存欲,他要活下去,并且证明自己可以活得荣耀。

  前期小恶魔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是黑水河保卫战,投奔龙妈后在七大王国外时也还算颇有建树,当时网络热议他作为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政治哲学。

  但是一回到七大王国,要面对自己的姐姐瑟曦,他逐渐变成了一个主和派,直到大战在即还妄想双方能够和平解决争端。

  对眼前的现实做出错误的判断,或说理想式的判断,在「权力的游戏」里可谓是致命的。尽管瑟曦已经死了,我还是尊敬她是这个游戏里的MVP玩家。她和弟弟詹姆的情是整个故事的序幕,同时随着二人经历的变化,故事也获得了不同的重要推动力。

  人物曲线始终维持在合理方向上的设定,在瑟曦身上体现的格外明显,她在第一季中主要为了守护的秘密,也便是自己三个孩子的真实身世,全部由她和弟弟所生,同时要除掉试图动摇她的孩子王位继承权的人。

  无论是国王劳勃·拜拉席恩,还是临冬城城主艾德·史塔克,最终都没有赢过瑟曦。

  因为她从头到尾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明白自己的诉求,以及怎样达到目的。在这个过程里也出现了很多意外,像是紫色婚礼,以及她曾经被教会囚禁,但她都化解了危机,把劣势转为攻势。

  其中小玫瑰玛格丽·提利尔是她的一个重要对手,她的目标是瑟曦最宝贵的东西——她的孩子们。

  瑟曦和玛格丽·提利尔,以及她的荆棘女王祖母奥莲娜·雷德温,基本上是同一类角色,她们都是比男性玩家更擅长权力游戏的女性。玛格丽是成长中的瑟曦,而荆棘女王是暮年的瑟曦,因此她们虽然一同掠夺走了瑟曦的三个孩子,但是终不敌一个正值壮年的女王。

  整个八季过来,瑟曦直到最后一刻都是真正在权谋的人,虽然她错误判断了龙妈会因为城内百姓而仁慈的不选择全面进攻,同时也在城内埋了炸药,做好同归于尽的打算。不管龙妈选择怎样的攻城方式,她都无法获得真正的胜利。

  因为,战争中不只是死者才是失败,为了赢得战争而失去民心的人,同样是失败的,这是瑟曦最后的算计。

  在《权力的游戏》后,有一个「冰与火之歌」的尾缀,看到了最后,我们也能够更加明白这个后缀的意义:整个故事在权力的游戏大棋盘下,讲的是冰——史塔克家和火——坦格利安家两个氏族的归家路程。

  在第一季之时,坦格利安家族的遗孤流落七大王国之外,而史塔克家五个孩子和私生子雪诺也是天各一方。

  两个家族的归家之旅存在着一种呼应的关系,第一的是目的地的呼应,龙妈要从外部回到七大王国内部。

  而史塔克一家,男性角色从临冬城往外部行进,包括罗柏征讨君临城,雪诺自愿守卫长城,以及布兰的野外流放,只有小儿子瑞肯被囚禁临冬城。女性角色要从外部回到内部,珊莎和艾莉亚在君临城出发,逐步回到临冬城。

  第二个是线路的呼应。坦格利安一家从兄妹两个,变成了龙妈一个妹妹,她是一种孤胆英雄式的旅途,直线式的个人觉醒之路。

  而史塔克的归家线路是散点式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任务、方向和使命,不同龙妈从头到尾只有一个登上铁王座的任务,史塔克家兄弟姐妹的任务是散点式的,但最终对龙妈的行进线路产生影响。

  最后一季在叙事层面而言,就是一个收线的过程。史塔克家剩下的所有人都回到了临冬城,龙妈也进到了七大王国境内。

  但是《权力的游戏》之所以在现在遭到这么多的猛烈吐槽,关键点就在于,编剧们选择了一种非常糟糕的闭环叙事方式,让两条线路上的人物相爱,同时又埋下了一个狗血的祸根,所爱之人其实都是王位的合法竞争者,瞬间在异鬼兵临城下被迫同仇敌忾的坦格利安和史塔克有了新的隔阂。

  这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不就是琼瑶式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禁果之爱嘛。狗血又老土。

  同时一个致命的问题在几场终极大战里也逐渐暴露,就是对于超自然力量的过分渲染,也就是龙妈的三只龙。

  这是一场权力的游戏,说白了拼的首要是权谋,但是龙作为一种「核武器」式的存在,一方面是契合了君主领袖惯有的造神运动遗风,龙妈有了龙仿佛是君权神授一般,获得了一种合法性。

  但在叙事层面来说,龙作为最强大的力量,尽管夜王射下来一只,攸伦射下来一只,但它仍然是一个强大的主导力量。编剧也过分地依赖这个力量,解决剧情,从而最终导致整个故事的前后失衡,精彩的权谋变成了单调的烈焰。

  在巨龙屠城之时,瑟曦站在高台上,她的大学士劝她撤退,她说到「红堡从未沦陷,今天也不会」。但红堡沦陷了。

  这一刻我们也能够清晰的意识到,最后这些铁王座的竞争者,她们所渴望征服的,其实都是昨日的世界。瑟曦见到的是詹姆怎样弑君,劳勃如何登上铁王座,包括她父亲的种种教导,因此她变成了铁王座的守护者,守护着家族的斗争遗产;而龙妈从未见过君临城,她知道的君临在过去的故事里,最终她选择摧毁眼前的君临,维护昨日故事里的君临。

  可是,我们都知道昨日的世界是注定覆灭的,她们为昨日的世界而战,也会同那个世界一起破碎,就好像编剧选择的这种闭环式的禁果之爱的狗血叙事,也实在是太过于「昨日」。

  在评价一个作品的时候,结局部分往往会成为一个关键,在这个部分使人失望,也会将先前好不容易累积出来的佳评击溃。《权力的游戏》走到末端,出现了种种颓态,似乎急于走到终点,而失去了整体的考量,不顾人物曲线的前期发展,将史诗化的前期布局变作情节剧式的狗血收尾。

  还记得第二集时,所有人因为凛冬将至而感叹自己的一生,也许天还未亮生命就要终结于大战。不少人挺过了这场战役,最终与龙妈、雪诺一同战斗到了君临。

  现在看起来,预言了八季的「凛冬将至」,说的可能并不是夜王大军,而是整个剧集第八季的烂尾状态。

  标签:龙妈 权力的游戏 瑟曦 史塔克 编剧 叙事 坦格利安 铁王座 曲线 临冬城 权游 狗血 雪诺 权谋 七大 君临城 剧集 神话 魔戒 烂尾板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